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心的回归 > 第七十二章 一击毙命

第七十二章 一击毙命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孙家议事厅内,孙德海坐在正中央,此时他都精神状态看起来不错的样子,孙德江陪同左右。
  孙正业、孙正阳二人携带家眷端坐右侧,身后是各自的子女,除了孙钰颖不在外,家族成员算是到齐了。
  左侧是孙德海的一排子孙,也算宋儿孙满堂,不弱于大哥孙德海一方,也算是孙家嫡系。
  中间跪着一位男孩,表情看起来有些颓废,精神不振的样子,正是孙烨,孙正丰的唯一儿子。
  孙烨没有他父亲孙正丰的精明,从小便是一副憨厚诚实的性格,有着一种富家少爷没有的吃苦精神,从不在乎得失,所以在同辈中被称为:“郭靖”因为他的性格实在是太像了。
  孙烨因为得知自己父亲的所作所为而自责,所以精神疲惫,他想不通父亲是为了什么,竟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,他很想为父亲找一个理由,但做不到,善良的他是不敢相信,从小溺爱自己的父亲为什么变成这样,但又不得不相信,所以内心无比挣扎,他不知如何是好,决定任由爷爷处置,也算替父亲赎罪了。
  孙烨?你真的不知道你父亲在哪里?还是不肯说?我不相信他会扔下你独自逃走。
  大伯?我真的不知道,这是实话,如果可以,我愿意为父亲赎罪,任平孙家发落,虽然我不知道我父亲的阴谋,但我作为他的儿子,我有责任,如果我聪明点,早点发现并劝阻,也许会避免这次事件吧!唉!
  孙烨虽然表现的很真诚,无奈,但在场的众人可不这么认为,特别是孙德江这边的嫡系子孙,不约而同的发出质疑之声,态度愤怒言语刻薄,质问声不断。
  孙德海两兄弟没有讲话一直看着,他们作为最高长辈、怎么也要沉得住气,静待事情的发展。
  孙圣知道,这事还真得自己父亲带头查明真像,毕竟这几天来他也努力过,并没有找到孙正丰与她的妻子,在孙家的势力范围彻底消失。
  然而!孙圣对孙烨却并无太大恨意,毕竟众所周知孙烨从小就是善良的,憨厚的,现在在他看来只是受到他父亲的连累而已,但也不好出面求情,只能静观其变,孙丽!孙博同孙圣基本保持同样的态度。
  继而!下方声讨孙正丰不孝的人更多了,都把恨意释放到了孙烨的身上,而孙烨却没有解释一句,默默承受。
  继而!
  好了!……
  一声无奈的苍老声音响起,下方嘈杂指责的声音嗄然而止,目光都望向了坐在上手的孙德海。
  室内一片安静,可见孙德海的威严。
  我孙家出了这等个逆子,也有我的错,也许是我管教无方,让他心生记恨,但不能把这份罪过转嫁到烨儿的身上,毕竟这事与他无关,烨儿还是我孙德海都孙子,我不会厚此薄彼。
  今日把大家召集一起,是有两件事要宣布。
  继而
  孙德海顿了顿!然后继续道:
  第一,孙正丰既然已经失踪!那么此事到此为止,我们也不必在找他,他也不再是我孙德海的儿子,从此断绝关系。
  第二、
  孙家家主的位置由孙圣正式接管,正阳、正业辅佐,毕竟现在圣儿身居官职,时间有限,但我相信在他的带领下,我孙家最少还能昌盛几十年,至于所占股份,届时我会以书面形式发放。
  孙德江话音落下,现场一片寂静,虽然众人表情变化不一,但却没有一人敢发出异议,毕竟这偌大的家业是孙德海一手创立的,而且对大家都不薄,所以没有多长时间的停顿,便响起一片掌声,算是皆大欢喜。
  只有孙烨还是那副罪孽深重的样子,不过在众人看过孙德海对他们的安排后,都满意的离去以了,孙圣还是走到孙烨的面前,拉起他并且进行开导,虽然当时没什么效果,但孙圣知道,自己这个堂弟迟早会走出来的、他相信。
  …………………
  小狂?多吃点!尝尝妈做的这个竹笋,再尝尝这个野生的蘑菇,这是你爸!在山上踩的,味道怎么样?
  御水湾别墅里,张狂在柳惠的不停介绍下,嘴里塞满了食物。
  石大壮在旁边嘿嘿的边吃边笑,他感觉很幸福。
  石静雯与孙钰颖自顾自都吃着,犹如和柳惠一点关系都没有,张狂才是她的儿子。
  柳惠却是乐在其中。
  嗯!妈!你~也吃~别~光顾着我啊!我都撑得慌了,张狂嘴里含糊不清的边吃边回道。
  一边咀嚼,还一边为柳惠夹了一口菜,他实在是被这份母爱给宠溺的不知所错了,心里高兴的无以言表,暗叹自己幸运,
  张狂知道柳惠夫妇是真心实意的对自己好,虽然有着静雯的原因,但自从他们同意二人的关系之后,便不再存有任何私心,而是转换成无微不至的关爱与宠溺。
  咯咯!
  静雯姐?你看!有强盗强抢你父母了,以后你可要注意了,我看他们才是一家人,你我都是外人了!咯咯咯!
  臭丫头?别挑拨离间了,赶紧吃饭!完事我还要和你们谈谈正事,告诉你表现不好,我可不给你好处阿!
  柳惠见孙钰颖这个调皮的丫头竟然又开始搞怪,笑骂一句诱惑道。
  其实这两天的时间,石静雯已经和她母亲讲过了与张狂在酒店发生的事,就连孙钰颖的存在也没有隐瞒。
  在得知了事情经过以后,柳惠不但没有怪罪张狂,反而是更加的赞赏。
  能在两位美女那样的诱惑之下,张狂竟然坐怀不乱,反而对二女照顾有佳,那就是君子的风范。
  这样的男人去哪里找?能够得到以是莫大荣幸,虽然张狂曾经亲口承认,他不会有一个女人,但现在他也不在乎了。
  既然把张狂看成儿子,那就要有做父母的样子,谁不希望儿子多妻多子?这与张狂给她们买别墅,住豪宅真的没有关系。
  他们石家可以说就是一个另类吧!不然怎么会住在山脚下,没有一个邻居,也算是性格使然!
  还有好处?
  那好!听你的阿姨,我很乖的,嘻嘻!
  听见柳惠竟然还有好处给自己,孙钰颖难得的露出一副期待的样子,她在石家夫妇面前感觉很放松,没有一点拘束的感觉,相处很轻松愉快,这也是她在这里肆无忌惮的调皮原因。
  饭后!
  三女打扫完战场以后,刘慧与石大壮做到了空旷的客厅之中,毕竟这里实在是太宽敞了,十几亿不是白花的。
  狂儿!静雯!钰颖!你们坐下?我们有事对你们说。
  看见二老表情进入严肃,张狂与石静雯自然是没有异议,孙钰颖虽然不解但也照做,规规矩矩的看向一脸严肃的二人,感觉有些不正常。
  狂儿?我和你爸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亲人,都是孤苦无依的命,也没有什么朋友,这些年一直独居青峰山脚下,对世俗的礼仪不是很看中,既然你与静雯定下终身之约,我们会祝福你们。
  既然你承认我们为父母,那么今天我们决定让你们圆房,虽然没有隆重的仪式,但我想静雯也不在乎那些,只要你善待她就行。
  阿!
  听到这里,孙钰颖一声惊呼,她被震到了,这可是人生大事,怎么就怎么轻易决定了?而且哪里有什么自己的好处?反而有失落与伤心,让她有些惊愕。
  呵呵!
  别急!
  还有你!钰颖?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,我和你石叔叔也不反对你和狂儿,但毕竟我不是你的父母,如果可以,我都想让你们一起圆房,但不现实,所以选择权还是交给你自己,怎么选择我都支持你,毕竟狂儿太优秀了,就算你是千金大小姐,我感觉也不算委屈你。
  张狂无语了,这怎么有这样的岳父岳母?天下还有没有第二个?但他不能插话,毕竟对他而言那就是好事。
  石静雯却是双颊通红,双眼迷离,低着头不敢多言。
  本来惊讶的孙钰颖听见柳惠的话,她不敢置信的掐了自己的脸一下。
  疼痛的感觉让她明白了这不是做梦!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?这话如果是张狂的亲生父母所讲,她还能够理解,但眼前可是石静雯的父母啊?换作自己的父母能这样做的吗?不能?百分之一万的不能。
  思绪急转之下!孙钰颖突然有一种喊柳惠“妈”的冲动,相对于这样豁达的母亲,真让她羡慕嫉妒恨了!
  妈!
  啊!柳惠也没有想到,正在自己考虑接下来要说什么时,只听孙钰颖突然喊了一声“妈”,这里可只有自己啊,她不觉得孙钰颖会叫别人,所以同样也是惊讶了。
  好好好!
  看来钰颖这是同意我的建议了!呵呵呵!好!这一声妈,我接受了,以后你也是我的女儿,但有一点,这可是你自己选择的,如果你父母问起,可别说我拐骗你哟!
  孙钰颖都不知道自己这么就喊出声来,她可是在心里想啊。
  听见柳惠的一番言论,她竟然没有辩解,而是羞涩的低下头埋进石静雯的怀里,表示不抗拒柳惠的提议。
  妈!
  我知道您是好意,我也不会拒绝,既然我们是一家人,我也就不瞒你们了,有些事我需要提前告诉你们,也算是我对你们的坦诚吧!毕竟我不希望您把女儿交给了什么样的人,都不清楚。
  狂儿!没事,我们又不傻!这两天对你已经认可,当然不会在乎你之前的事。
  柳惠还以为张狂要告诉他们他张狂还有老婆,不能给静雯一个名分呢。
  别误会,爸妈?静雯、钰颖!你们都听我讲完好吧?
  几人都点头示意可以,只有孙钰颖最为激动,她没想到张狂竟然也带上了自己。
  简单的说,我不属于现在你们所了解的人类!
  啊!
  众人听见后都是一惊,表情震撼的看着张狂,带上了一丝恐惧。
  别!
  别激动,听我讲完。
  张狂看着几人表情,知道他们不能接受,安慰了大家一句。
  我是属于你们认知的神仙级别吧!跟着我,我会让你们得到无尽的寿命,当然这要你们自己努力的争取,所以我希望你们提前做好准备,也许很枯燥,但这是必然的,因为我不想失去你们任何一人。
  接下来,张狂对着几人开始讲述起修真、修仙的一些事,让他们对修炼一道有了更加清晰的理解。
  一开始几人还有些恐惧,但经过时间段推移,石大壮、柳惠、石静雯、孙钰颖都围坐在张狂的左右,对他提问着各式各样的问题,张狂都一一解答。
  最后!张狂为几人灌输入识海一部自己推演的顶级功法:“道玄紫玉决”让众人修炼。
  这部功法适合男女修炼,主要是吸收天地间的能量转化成“紫气”储存在体内改变体质和进行攻击,至于招式武技,每个人都会自行演化出最适合自己的,属于智能型。
  几人感受着脑海中的信息,更加确信了张狂所言,对于修炼也充满了向往。
  同时帮助几人运转功法,进入了炼气前期以后,张狂看着表情激动的几人微微一笑道:
  妈?以后你们都要多修炼,虽然这部“道玄紫玉决”不限制年龄与性别,但也要坚持不懈的努力提升,所以以后家里还是雇几个佣人吧!那些家务事就不用亲力亲为了,知道吗?
  好!好
  都听狂儿的,我没想到静雯竟然给我们找了一位这样神通广大的女婿,还真的意外。
  天色也不晚了,你们早些休息吧!我和你爸再修炼一会。
  钰颖?本来阿姨是不想喧宾夺主的,但现在我做主了,你与静雯一起和张狂圆房吧!有这样的男人,也是你的缘分,好好珍惜吧!
  呃!
  好!我听柳妈妈的,孙钰颖回答完竟然羞红着脸拉着静雯便跑向二楼一间宽大的卧室,关上门进入了洗澡间。
  张狂看着没有征求自己意见的二老转身离去,他有些兴奋的穿到楼上,听着里面传来的花花流水声音与窃窃私语,张狂拿出电话给白妍拨了过去。
  经过一番解释之后,白妍首先挂断了电话,她并没有生气,这样的情景她早已预料到了,虽然感觉有些失落,但张狂答应她,只要一恢复正常,便让她也搬过来,一起住在这边,算是临时居所了。
  深夜!荣城市中心,中远大厦18楼,十几名警员以及王雯静站在房间门口,四周已经隔离了起来。
  大厦经理在旁边一脸沉痛的表情。
  “死者的身份已经查清楚了,句星文,国内富豪榜前一百的人物,明面上是做房地产起家,后转到互联网行业,但实际上,他控制着一些边境交易,只是一直没抓到什么切实的把柄”。
  王雯静看着屋内,已经被化学药品腐蚀得快消失的尸体,皱了皱眉。
  “死者心脏中刀,一击毙命,凶手为了防止血液散发气味,没有拔出刀,直接选择用化学药品腐蚀尸体,现场没有留下指纹”。
  王雯静深吸一口气,道:通知下去严查,上报、如果凶手还没离开荣城,说不定还能抓到他们。”不管受害者是什么人,先尽量抓到凶手。
  是!
  有人领命而去。
  王雯静看着报案的女子,此时已经吓得魂不附体了。她是一个深夜归宿的女子,经常这个时间回来。
  现场很快就被黄色封锁线封了起来,证据也一步步被挖掘出来。一一被发现。
  王雯静和在场警员们的陪同下对报案女人询问经过。
  不一会,一个穿着风衣,看起来四十多岁的胡茬男人叼着烟也走进了现场,来到王雯静面前。
  “这位是次孟祥、卢武铉,这桩案子我想你们警局应该负责不了,所以我们刑警需要接手,他们可有三十多年的经验,侦破了许多重案,是我们h省有名的警探。”最近调到我们刑警队。
  “久闻大名。”
  王雯静闻到烟味,微不可查地皱眉,和二人征性地握了一下手,然后看着风衣男道:风岳?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
  风岳免强一笑,露出一口被烟熏黄的牙齿。没说什么话,便眯着眼观看起现场来,随意的回答道:这是上级命令,关系一名国际毒枭。
  此时天已经蒙蒙亮,借着光,次孟祥、卢武铉先是绕着尸体走了一圈,又大致询问了一番,走了回来,淡淡道。
  “有没有别人的指纹样本?然后把那些已经整理好的证据打包”我们要带走。
  王雯静有些惊讶,不过还是招呼人照做,她虽然有正义感,但又不想怀疑同一系统的战友,所以虽然不解,但也没有必要起争执,毕竟人家的级别比自己大。
  夜悄然而过,王雯静疲惫的回到自己租的临时住所,还没休息好,便又接到通知,让她配合战龙地组成员东方坤,封锁明湖。
  战龙,那是王雯静向往的地方,如果有幸加入战龙,那就相当于光宗耀祖了,一个战龙成员的身份便可以碾压一切,除了省级大元可谓是见官大一级,虽未明确定义,但就算省级大元也要敬畏三分,毕竟那是国内具有明确定义的武者部队,属于特殊部门,也不知道明湖有什么大事发生。
  张狂经过一夜都云雨,顺利都让石静雯与孙钰颖变成了真正的女人,虽然一开始二女有点小纠结,但到了后面还是很配合的。
  刺眼的阳光透过窗帘,只见张狂睡在中间,一手搂着石静雯一手搂着孙钰颖,睡的正香。
  突然!
  手机发出悦耳的铃音,张狂虽然不需要怎么休息,但也不想打扰身边的二女,随手一招,手机无风自动的落入他的手掌之中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