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独家占有 > 第39章

第39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39章
  
  “杀了他。”
  “命运的时刻终会到来。是末日,也是新生。”
  ……
  我冷汗淋漓的惊醒,睁眼只见一室昏暗,窗前残余稀薄星光,幽清寂静。原来还是午夜。
  梦中那个陌生而冷酷的声音,仿佛还在脑海中萦绕不去。我用手捶了捶脑袋,疼痛和震动,似乎稍微减轻了思维的沉闷瘀滞。
  穆弦安静的躺在我身旁,高大的身躯微蜷着包围住我。他的脸半埋在枕头里,短发蓬松、轮廓干净,像一幅色泽浅淡的画。
  我把他横在腰间的手拿开,轻手轻脚的起身,披上睡衣,赤足走上阳台。夜色迷蒙得像浓重的雾,暗黑中透着薄薄的白。不远处的山坡上,隐约可见机器人沉默而忠诚的矗立着。
  我们在索夫坦行星又呆了三天。穆弦就像一只永远无法餍足的兽,不分昼夜的拥抱我,根本不容我拒绝。而我也是食髓知味,不知不觉被他拖进欲~望的泥沼里,甜蜜、刺激、满足,彻底的放纵。
  我对他的喜爱,仿佛也随着身体一起得到纵容。不做的时候,我们会像真正的情侣黏在一起。他工作的时候,我靠在他怀里,不知不觉我们就吻得身体燥~热;我看书的时候,他会默不作声坐在边上,手指缠绕我的头发,或者拿起我的一只手舔。有时候我放下书,发现他已经自己玩了一个多小时。
  莫普莫林已经学会自动隐形,哪怕穆弦大白天当着他们,把我打横抱起走进房间,他们都不会吱一声。
  回到荒芜之地后的半个月,穆弦的工作逐渐增加,不能再全天陪着我。我有时候一个人呆着,会觉得甜蜜来得太迅速太强烈,总给人不真实的感觉,会有点心慌害怕。就像此刻,我站在阳台上俯瞰荒芜之地,只觉得摇摇欲坠。
  刚刚的梦,更让我有些不安。本来我已经好多天没听到那个声音,这几天做梦又忆起了。莫林给我做了全面检查,证明没有异样,只是潜意识作怪。我也想起那句“末日也是新生”,好像是看过的某部电影的台词。但每当我在梦中听到那个声音,还是有点烦躁。
  ……
  “睡不着?”略显低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
  穆弦披了件黑色睡袍,夜色中的容颜出乎意料的清冷俊美。
  “嗯。”在这么夜深人静的时候,忽然好想依赖他。我抱住了他的腰,头埋进他的胸膛轻轻的蹭,“穆弦……”
  话音刚落,他已经把我抱起来往房里走:“睡不着就做。”
  我又好气又好笑:“等等,我有事问你。”
  他把我放在床上,手摸进睡衣里,眼神专注:“问。”
  “你……为什么会在我十五岁的时候,见过我?”
  他动作一顿,抬头看着我,眸光淡淡的:“我在地球度假。”
  我来了兴致:“为什么会在我那座山度假?”
  他的手和嘴继续在我身上游走,含糊答道:“那里的粒子环境很好,对于精神力的提升有帮助。”
  原来如此,还真是巧了。虽然不知道他说的“粒子环境”是什么,但我的老家的确人杰地灵,历史上好多大文豪还曾隐居在那里,可能外星人的粒子环境跟地球人说的风水有点关系?
  不过,这不是我的关注点,我在意的是……
  “你为什么每年偷拍我的照片?”刚问出这句话,我立刻感觉到他的身体入侵,忙伸手推他,“等等,先说清楚。”
  他任由我推搡,依然一进到底,深深埋入。我低低的哼了一声,他开始动了,清秀脸庞就在上方,黑眸沉沉望着我。
  “因为想看。”
  我被他顶得全身发软,心却扑通扑通加速。这是什么回答,因为想看,所以偷拍?
  我断续的问:“为什么……想看?”
  他动得更快了,每一下就像要戳到无尽的深处,虽然依旧冷着脸,但我能感觉出来,他似乎格外兴奋。为什么?
  难道……是因为提到当年的事了?那有什么好兴奋的?
  “第一次看到你,没穿衣服,在溪里游泳。”他低头咬住我的乳~尖,“很白,很软,性~感,可爱。”
  我心头一荡——记忆中我好像真的在夜深人静的山中小溪,干过裸~泳的事。不过……
  “性~感?”那时候我才十五岁?
  “嗯。”他忽然把我翻了个身,从背后抓住我的双~峰:“这里……像小桃子。”
  我:“……”
  穆弦抱着我躺在床上,已经是两个小时后。这种时候,他会很难得的露出神清气爽的表情,看起来温和又俊美,跟刚刚野兽般的男人判若两人。
  这几天,他还加入了一道新的固定程序——做完洗了澡,用舌头把我舔一遍,甚至包括脚趾头。等我全身微湿,沾满他的口水和气味,他就会露出略显沉迷的愉悦目光,还低头反复在我身上嗅,觉得哪里气味轻了,就补上几口。
  我抗议过,但最后……还是屈服了。
  此刻,他就在我身上来回的嗅,而我无聊的在玩他头顶的发旋儿。
  “你对我笑了。”他的声音忽然传来。
  我一怔,伸手捧起他正在忙碌的脸:“你是说十五岁的时候?”
  他的目光变得深邃而平静:“我在草丛里,看到你对我笑。”
  我一愣。
  也许是看到我表情迷茫,他淡淡瞥我一眼:“不记得了?那时我是兽态。”
  不是不记得,而是肯定没这回事。也许我当时是笑了,但肯定不是对他笑,他还在“草丛里”是“兽态”。我会对疑似野猪的他展颜而笑吗?
  不过听到这里我大概也明白了,八成是他当时自作多情。
  这时,他忽然起身下床,走向桌前电脑,打开了那个叫“华遥”的文件夹。我忍不住说:“难怪有人说在那里看到黑色……野猪,是你啊?”
  他动作一顿,回头瞥我一眼,目光凉飕飕:“谁说的?”
  “……路人。”
  他盯着我,黑眸忽然变得深沉,似乎还泛起一丝灼热。然后他转身背对着我,过了一会儿,低柔徐缓的声音传来:“以后,你会更了解兽态的我。”
  这意有所指的话……我脸上一烫,有点惴惴不安。
  他还在快速翻动照片,忽然停住转身,大踏步走到我跟前,居高临下看着我。
  我也有点紧张的抬头看着他。
  “那张照片被你删掉了。一共少了二百五十七张。”他蹙眉,眼神锐利逼人。
  我尴尬的沉默着。他的眼神有些阴郁,就像覆上了氤氲的轻烟淡雾。我以为他会生气,没想到他只看我一眼,淡淡道:“不许再删改。”
  我看着他平静的脸色,忽然顿悟:“你还有备份!?”
  “嗯。我在帝都银行有保险箱。”
  我默了片刻,有些头疼:“你把这种东西放在银行保险箱……”
  一个月过去了。
  荒芜之地草长莺飞,越来越暖和宜人;雇佣军销声匿迹,海伦尔要塞风平浪静;我操作的资金账户,短期内赚到了4%的高额收益;远在地球的外婆,身体也有好转;而我也没再做噩梦了,跟穆弦的恋情和欢~爱,也一天比一天和谐愉悦……
  一切如此畅心如意,我已完全沉溺——沉溺于生活,沉溺于穆弦。
  唯一让穆弦不太满意的,是在他如此彻底的浇灌下,我的肚子还没有反应。莫林表示我俩身体很正常,没怀孕只是概率问题。我倒无所谓,也没做好当母亲的准备。
  但穆弦明显有点在意,有一次,甚至拿了个拇指大小的“探测记录仪”,装在他的jj前端,淡淡的说要看看里面的“实际情况”。我死活不干,结果被他用精神力绑住了身体。
  结束之后我发脾气半天没理他,最后莫林看我不对劲跑来安慰,我含糊提了提穆弦的行径,结果莫林哈哈大笑,说指挥官肯定是怀疑自己的性~能力了,你就从了他吧。
  当晚我们就和好了,穆弦同意不再“记录”这种东西,但是转头我就听到他吩咐莫普,把一份“个人绝密资料”存入帝都银行……
  时间过得这么快,还有五天,就是我们的婚期。这几天,发生了两件不大不小的事。
  一是莫林莫普很郁闷。
  按规矩,我们要回帝都举行婚礼,他俩是当之无愧的护卫。结果近期帝都的恒星黑子活动频繁,磁场波动,有可能造成机器人的性能不稳定,所以穆弦改命阿道普带人护送我们回帝都。不能亲眼看到我们结婚,莫普很沉默,莫林很焦躁;
  二是帝都的“基因繁殖管理部”派了个“机器人礼仪官”过来,为我和穆弦做“婚前辅导”。我有点意外,但想到斯坦星再开明,皇室肯定也有些弯弯绕绕的规矩,也就释然了。
  机器人礼仪官名叫白印夏,是个圆头圆脑的黑色机器人,眼大嘴小、因为印夏爱穿白色长裙,所以我知道她的性别定位是女。
  婚前辅导课程分为两天。昨天印夏介绍了婚礼流程和注意事项。她是个温和幽默的人,授课过程很愉快也很放松。只是不知道今天她要讲什么。
  上课地点在二楼的书房。正是午后,阳光温暖明亮,我穿着长裙坐在柔软的地毯上,印夏站在悬浮画面前,笑容可掬。
  但是她第一句话,就成功震住了我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