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独家占有 > 第72章

第72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镁光灯很亮,坐在我对面的女记者,妆容精致得一朵清艳的花。
  “华遥小姐,为什么选在灾难发生前半年,向帝国透露消息?”她的声音甜美而知性,“有特殊含义?”
  我看着她和她背后的摄像机,沉默了一小会儿。
  “华小姐?”她试探的问。
  “没有特殊含义。”我淡淡答道,“本来时光族不该干涉其他种族的命运,我只是刚好想起了这件事,不想诺尔难过。所以才说出来。”
  我冷漠的态度,成功令她愣住了。
  但她反应很快,随即笑道:“华小姐与诺尔殿下果然感情坚定深厚。华小姐也是女人,离你预言的灾难日,只有138天了,而你留在帝都,与诺尔殿下同生共死,会害怕紧张吗?”
  我猜她这么问,只是为了满足民众的八卦心。
  我还是停顿了一小会儿,答道:“这个问题毫无意义。因为我随时都可以打开时空裂缝离开,不存在你们所面临的危险。现在留在这里,只是等诺尔忙完。”
  她再次失语。
  我问她:“还有问题吗?我下午约了人。”
  ……
  莫林送记者们出去后,我站在窗前,看着女记者神色不满的朝助理说着什么,一定是觉得我太冷漠太倨傲吧。
  不过这就是我要的效果。
  对于我的态度,莫林表示过抗议,不明白我为何颠覆平易近人的风格。但到了第二天,他拿来各大媒体对于这次采访的报道,却不得不承认,效果不错。
  效果真是不错。本来对我的这次访问,一些臣子都担心民众会怀疑我是不是骗子,会不会引发民众游行和抗议。
  但现在,大部分舆论都是就采访内容,讨论如何更高效的应对危机。当然,也有一些报纸抨击我身为高等种族,言语间对斯坦族颇为轻慢。但只有几家质疑我话语的真实性。
  再加上科学院发布的正式灾难通告,皇帝面对全国情真意切的动员讲话,几天时间,公众舆论的大势已定——必须迁徙,才能生存。
  不过,这一招“以退为进”,以高等种族冷漠的态度,获得斯坦族盲目的仰视和自然而然的信任,还是易浦城教我的。
  昨天早上,穆弦刚走,莫林却“噔噔噔”跑来,神色尴尬而愤怒。
  “小姐!易浦城简直无法无天了!”
  “怎么回事?”我扶额,这位皇帝真是难伺候。
  现在,穆弦的重兵把守住皇宫。一是怕易浦城的事万一露陷,二是保护我们的安全。而皇宫内有什么风吹草动,莫林都会先来汇报给我——因为穆弦实在没时间。
  莫林怒道:“易浦城昨天跟两个侍女上床了!”
  我僵住。
  我当即就冲了出去,跟莫林风风火火往“皇帝的寝宫”走。莫林一路断断续续给我汇报,原来昨晚易浦城说身体不舒服,留了两个侍女在内殿伺候。谁知他半夜就玩起了双飞,动静大得殿外的侍卫都面红耳赤。我和穆弦又睡下了,所以莫林今天一早才来汇报。
  刚踏进寝宫,远远就见“皇帝”陛下靠坐在床上,单手扶着床,神色慵懒,目光含笑。而他对面打着灯光,漂亮的女记者面颊微红,声如黄莺:“陛下说得真好!这个电视讲话播出后,全国人民都会感动的。”
  我感觉到自己的面皮都有点发紧了。
  易浦城当然看到了我,目光流转,眸中笑意更深:“遥遥,有什么事找父亲?”他一说话,记者、摄像师全都转头看过来。
  父亲?
  我勉力笑着说:“陛下,有些重要的事,需要马上征求你的意见。”
  易浦城笑:“孩子,不要太拘谨,你可以直接叫我父亲。”
  我:“……父亲。”
  他满意的点头,记者和摄像都露出感动神色,他这才对他们说:“先去侧厅用茶,晚点再聊。”
  终于清净了。
  “易浦城!”我怒道,“你怎么能跟女人上~床?皇帝已经卧病三年了,你、你还……”
  他从桌案上拿起水果,丢到嘴里,漫不经心的答道:“没事,我已经跟记者说了,你用精神力为我治病,我好了很多。皇帝饥~渴了三年,怎么也得释放一下。”
  我彻底无语了。
  “但你怎么能害那些侍女?”我冷冷的说。
  他看我一眼:“那你就错了,她们心甘情愿。”
  我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表情,很明白自己跟他的这次交锋,正式宣告失败。
  我决定回头嘱咐莫林,让侍卫们看紧点,同时把寝宫的侍女,都换成丑的年纪大的。这么想着,我又平和下来。
  话不投机半句多,我刚想起身往外走,记者们又走了回来。我朝他们笑笑,美女记者也笑着说:“华小姐,既然您也在这里,原定下午对您的访问,不如一起开始?”
  我一怔,当然不愿意。易浦城就在边上,多碍眼。谁知他竟然像知道我想什么,不等我开口拒绝,就说:“好,遥遥坐过来。”
  我当然没有坐过去,而是跟记者坐在离他五米外的沙发上。
  “能不能先跟全国人民讲一讲,时光族是个什么样的种族?”记者发问。
  对着镜头和灯光,我略有点紧张,笑了笑,说:“我们的民族很和平,其实跟斯坦人没什么差别,不过都是纯种人类……”
  记者又问:“您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,提出灾难预言?”
  我答道:“因为我之前受了伤。”然后我又把前两天在科学家和臣子面前说的那一番话,又讲了一遍,最后说:“请大家相信我!”
  记者含笑,朝我露出赞许的目光。我心头一阵踏实,刚想跟她寒暄,就感觉到两道灼灼的目光盯着我。
  易浦城。
  “你们先出去,我有话对遥遥说。”他忽然说。
  等记者们一走,他劈头盖脸就是一句:“这个采访要是播出来,斯坦全国有一半人口上街游行。”
  我又生气又不解:“乌鸦嘴!”
  他瞥我一眼:“不懂人性本贱吗?”
  我怔住:“什么意思?”
  “看在诺尔支付的金额的份上,勉为其难指点你。”他往我对面沙发上一坐,斜了斜眼,“把葡萄端过来。”
  我……
  默默走过去端了,放在他面前桌子上。
  他满意的吃了几颗,葡萄皮吐得一桌子都是,这才懒洋洋的说:“你站得越高,越不在乎他们,他们才越信你。人性本贱,就是这个意思。就你刚才那样子,讲句话还要看记者的表情反应,等着被骄傲的斯坦族的口水淹死吧。”
  我听得一阵皱眉。
  从小接受的教育,都叫我做个诚实、亲和的人。易浦城的话咄咄逼人,但好像又有点道理,让我感觉很不舒服。
  “真诚交流,才是打动对方的关键。”我坚定的说。
  “心理战术,才是迷惑敌人的根本。”他接得更快。
  一瞬间,我感觉自己根本无法与这个人沟通。可隐隐的,又觉得他说的是另一层的道理。脑海中不由自主想起前几天开会的时候,我讲得那么情真意切,自己眼泪都快出来了,但是该投反对票的,还是投反对票。
  我竟然越想越觉得他说得对,而且想要冒险一试。
  “谢谢你。”我沉思片刻,站起来说,“你说得有道理,我会按你说的尝试。”
  这回换他一怔,若有所思的看着我,笑意从那夹杂着皱纹的眼窝里升起:“你这个女人,还不算太笨。”
  我本不想笑,但他现在顶着皇帝的面容,苍老又苍白,偏偏还笑得这么邪魅,实在很诡异,就像个老怪物。
  “你笑什么?”他敏锐的察觉了,眼睛一眯。
  我没答,走了。
  于是我让莫林,重新安排了访问,并且按照易浦城说的原则,端足了架子。但是效果出乎意料的好。
  易浦城这个人,还真有点深不可测。
  ……
  影响了舆论,这也算帮助了穆弦吧。
  这么想着,我顿觉欣慰,让莫林把各大媒体的报道做了个摘录,整理到芯片里,穆弦肯定还没时间看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