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独家占有 > 第49章

第49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49章
  
  淡淡的裂缝蓝光,从树叶间的空隙斑驳漏下,照得眼前男人的脸若隐若现。属于穆弦的清俊脸颊上,挂着玩味的笑意。墨黑的眼更是危险的眯起,哪有半点穆弦的温柔,只有阴测测的怒意。
  我只觉得全身僵硬得像被灌了铅,被他握住的手腕,就跟锁在铁钳里一样,动一下就疼入骨髓。
  可我怎么能坐以待毙?提起拳头奋力朝他受伤的胸口打去!
  谁知拳头刚挥出去,就看到他嘴角一勾。我心头一惊,忽然腰被他抱住,身子已经不受控制前倾,跌进他怀里,那一拳毫无悬念的落空。
  心惊胆战的被他紧扣在怀里,脸被迫贴着他的胸膛,动弹不得。陌生的男性气息将我包围,血腥味、烟草味、汗味、还有他嘴里呼出来的热气……跟穆弦的怀抱完全不同,我只觉得浑身不自在。
  而他低头看着我,沉黑的眼睛锐亮逼人。
  “再攻击我试试?”
  我沉默着。
  也许是觉得已经威慑住我,他把我从怀里松开,但一只手依然扣在我腰上。五指张开、虎口卡住腰眼,仿佛只要我挣扎,他随时会把我的腰掐断。
  我不敢动,谁知他忽然低头,手探向自己腰间,居然开始解腰带。
  我悚然一惊,难道他想通过侮辱我,打击穆弦?
  “你想干什么?”我颤声问。
  他刚把腰带解开,还没抽出来,拿在手里抬眸看我一眼,那目光叫我全身发冷。我立刻低吼道:“易浦城,是男人就跟男人交手。难道你要通过欺负一个女人战胜对手?那还算男人吗?”
  他心高气傲,他自命不凡,我只能盼着激将法也许有用。
  他一怔,目光将我上下打量一番。我毫不畏惧的直视他。
  谁知他忽然笑了,语气有点意味深长:“我算不算男人,你不是看到过吗?”
  我一愣,迎着他似笑非笑的眼神,突然明白过来——他说的是假扮阿道普的时候,我跟莫林误打误撞看到了他的……
  那一幕又蹦进脑子里,我只觉得脸皮有点发热发紧,下意识低头避开他的视线。他却再次捏住我的手腕,不紧不慢的说:“你来解,用我的腰带绑住双手——老子还没饥渴这种时候还想玩女人。”
  我猛的抬头看着他,他已经敛了笑盯着我,还是那副叫人害怕的表情。可我大大松了口气——原来是这样。吓死我了。
  “磨蹭什么?真等着我奸你?”他的眼微微眯起。
  我连忙伸手揪住他的裤头,把腰带往外抽。
  黑色皮质腰带柔韧又结实,他伸手接过,把我的两只手腕一捏,缠绕起来。片刻后,我的双手被紧紧绑住,他打结很快也很复杂,我一看就觉得单凭自己,根本不可能解开。
  绑好之后,我抬头一看,吓了一跳——他不知何时已经恢复了自己的样貌,正看着林外光亮处。
  森林里还是阴黑一片,他高大的身影就像一堵黑黢黢的墙。浮雕一样俊朗深黑的脸庞上,明亮的眼神就像两道雪光:“还等什么?带老子从这个空间出去!”
  我被他拉着往前走了两步,忽然反应过来,愣住。
  他让我带他从空间出去?这是什么意思?
  这不是……他造的空间吗?
  大概是察觉到我的迟疑,他侧眸看我一眼:“怎么,不愿意?非逼老子先奸后杀?还是指望诺尔来救你?”他的嘴角浮现冷傲的笑意:“你的命在老子手上,他来了又怎样?围观咱们亲热?嗯?”
  他的表情看起来还是那样阴狠,但又似乎带着一丝焦躁,仿佛……仿佛恨不得立刻离开这个诡异空间。
  看着他的样子,我的心头忽然升起莫名的不安。那不安令我感到焦灼,立刻开口问:“易浦城,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。你到底想干什么?这个虚拟空间,不是你制造的吗?”
  他几乎是怪异而惊讶的看我一眼,但随即又阴戾的笑了:“装傻?看来你是真想惹我发火。”
  我心头一震,只觉得心头的不安越来越扩大,喉咙也阵阵发干发紧。我一把抓住他的袖子,有些艰涩的重复问道:“空间……不是你造的吗?”
  他看着我,表情也慢慢变得凝重,又有点不可思议的样子:“你真以为是我造的?”
  我点点头:“我一直都这么以为。不然我们怎么会在这里?你不是机器人吗?”
  “去你妈的!”他把我的手一拧,明显也有点火了,“老子是智能指挥型武装半机器人,又不是银河联盟的超大型电脑机组。老子要能造空间,还用打仗吗?直接他妈的造空间搞旅游赚钱了!”
  我猛的一怔,一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
  真的……不是他造的?
  他看我一眼,嘴角浮现冷冷的笑意:“看来你是真没想到。这下有意思了——只有我们三个一起出事。不是我,肯定也不是你。你说,空间是谁造的?”
  三个人,不是我,也不是你。你说,空间是谁造的?
  易浦城的话就像一只重锤,怦然砸在我心头。我呆呆的看着他,只觉得难以置信。同时脑子里有一些模糊的念头和线索一闪而过,可又不能清晰的把握住。
  沉默片刻,我抬头看着他,缓缓的说:“这不可能。他为什么要造这个空间?你那天也看到了,他的精神力那么厉害,要对付你根本不需要搞这个空间。而且他怎么会愿意把我拉进来冒险?你也看到他怎么对我了。”
  易浦城被我说得一怔,浓黑的眉微微蹙起,一时也没说话。
  彼此静默了一会儿,他忽然抬头笑了,那笑容有点捉摸不定:“既然这样,我们去找他。是他也好,不是他也好,老子都要破了这空间出去。”
  在裂缝光芒的照射下,林中湿湿的雾气,呈现出很淡的暗白色。前方一片林子里隐隐有有水声。易浦城正带着我往那里走。
  我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方法找到穆弦。但我反正已经落在他手里,由他来找穆弦,肯定要比我快。所以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  只是,易浦城一开始还有点佝偻,慢慢走在我后头。过了一阵就走到我斜前方位置,身躯挺直、步伐平稳——看来他的伤势恢复得很快。
  这让我更加替穆弦担心。
  周围很安静,易浦城也没说话。也许是太静了容易让人胡思乱想。我回忆起刚才跟他的对话,心里又乱起来。
  虽然我否定了他的推测,可脑子里一些潜伏的疑惑,却好像被他的话给点醒,始终萦绕心头挥之不去。这些疑惑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度过,竟变得越发强烈起来。
  我不由得再次回忆这个空间的各种异状:
  世界会有多种颜色,每天变幻;
  24小时一昼夜;
  突然冒出的独角兽和洪水;
  整个世界一尘不染,干净得就像一个无菌世界……
  等等,一个无菌世界?
  谁在造虚拟空间的时候,如此看重这个方面?
  我的脚步猛然停住,呆呆站在原地,只觉得心跳突突的加快,越来越恐惧,越来越紧张。所有线索仿佛电光火石般在我脑海里重新贯通,赫然呈现出清晰的面貌。
  彻底“干净”的世界,是因为他有严重洁癖;
  24小时一昼夜,正好跟我的故乡地球一样;
  城堡里堆积如山的珠宝、衣衫、儿童玩具,以前购买这些东西时,他也同样大手笔随我挥霍……
  不,不止,还有。
  前一天世界还是白色的,我对穆弦说:“不会还有赤橙黄绿青蓝紫吧。”第二天就变成了赤色世界,易浦城还打趣说被我说中了;
  甚至再往前一天,世界还是灰色的,我说过“水看起来很脏”,第二天世界就变成了看起来更干净的白色……
  我们需要食物,第二天就出现了一只落单的独角兽被我们分食……
  我跟他第一次避开易浦城,在山脚亲热时,说过想念家里的大床、食物,睡在山洞腰痛,第二天我们就被洪水带到了漂亮的村落里,要什么有什么,然后就做了爱……
  我之前以为是易浦城被穆弦打伤,天空才出现空间裂缝;可是转过头想来,穆弦当时也遭受了易浦城的连续重击。所以,那些裂缝,其实是因为他受伤才出现的吗?
  可如果是他造的空间,为什么我们会被独角兽围攻,为什么我们差点死在洪水里,为什么刚刚他会被易浦城打得那么惨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